当前位置:qyedu.com美容荒野落难,勇敢母亲剖宫分娩
荒野落难,勇敢母亲剖宫分娩
2022-09-23

今年35岁的希尔弗是澳大利亚一位民间艺术家。她和丈夫杰佛幸福地生活在澳大利亚中部城市阿利斯斯普林斯市郊的一幢乡间别墅里。夫妇俩一直忙于事业,直到2000年春,希尔弗才怀上第一个孩子。在等待孩子出生的日子里,希尔弗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终于可以做妈妈了;紧张的是不知道孩子是否能顺利出生,身体是否健康。

整个怀孕期间,杰佛对妻子细心呵护。希尔弗尽管怀孕在身,但她每天仍在家里忙前忙后。杰佛看到妻子闲不住的样子,怪心疼的,劝她多注意休息。希尔弗却总是微笑着说:不用担心,医生说妊娠期间多活动有利于生产。

杰佛家的房子位于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中部山区,附近零零星星地居住着一些在城里上班的人。这儿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到城里去比较方便,离阿利斯斯普林斯只有不到60英里的路程。2000年11月27日,离希尔弗的预产期还有约一周的时间,杰佛上班前告诉妻子,他今晚公司有应酬,可能不会回来。他还特别向希尔弗交代了附近医院的紧急救助电话,叮嘱妻子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情可以寻求帮助。

丈夫走后,希尔弗照例将房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快到中午时,希尔弗觉得肚子开始叫唤,于是,她给附近的一家比萨饼食品店打电话,预订了一份她最爱吃的水果馅饼。

40分钟之后,门前响起汽车的马达声,比萨饼送到了,开车的是店里的送货员汉特。这个小伙子因以前送过几次比萨饼,已是希尔弗的老熟人了,他一边热情地将刚刚烤制的比萨饼送到厨房,一边与希尔弗拉起了家常。

突然,希尔弗感到腹部一阵剧痛。她想这小东西可真调皮,一定又在里面闹天宫了。可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痛,不对,这不像是胎儿在耍脾气,可能是自己要生了,希尔弗咬紧牙关坐下来。只顾自己说话的汉特猛然注意到希尔弗脸色苍白,额头上汗珠直冒,不禁大吃一惊,赶紧问道:夫人,您什么地方不舒服?

希尔弗忍着疼痛说道:孩子恐怕要提前出生了,我必须到医院去。当希尔弗正要给医院打电话时,热情的小伙子忙说:夫人,您就坐我的车吧,我马上就可以将您送到医院。

汉特赶紧扶着希尔弗走出家门。汉特开的是辆小型厢式货车,他将希尔弗扶上驾驶室的副座,随后迅速启动汽车。

汽车沿着蜿蜒的山间公路以每小时80英里的速度向前疾驰,道路两旁都是茂盛的灌木和草地,不时还出现一些深深的峡谷。当汽车行驶到一半路程时,希尔弗的羊水破了,不由得痛苦地叫唤一声。没想到,悲剧就在此时发生了。从未见过如此情景的汉特听到希尔弗的

叫唤声,心里一紧张,方向盘失去了控制,车子驶离路面,径直朝一条长满灌木的峡谷冲去。

汽车扫过一大片树林和草地,一头栽到谷底。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希尔弗苏醒过来,惊讶发现自己还活着,可是不幸的汉特被甩出车外,头部撞在一块岩石上,被夺去了生命。

希尔弗费力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她的左腿被汽车的引擎盖紧紧压住了,根本无法脱身。令希尔弗感到奇怪的是,刚才腹部的一阵阵剧痛此刻好像消退了,她甚至对自己腰部以下的躯体都失去感

觉,双脚也麻林了。难道说阵痛停止了吗?

希尔弗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在她此时头脑还算清醒,她意识到并不是阵痛停止了,而是刚才的车祸使她的下半身暂

时失去了知觉,她仍然处于即将分娩的状态中。

也许很快有人会发现车祸现场,将自己搭救出去。然而,当希尔弗朝四周看看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卡车是在斜坡上冲了好几百米后才跌落到这个峡谷的,根本就没在道路旁留下事故的痕迹,而周围密密麻麻的灌木丛又完全将事故现场掩盖住了,从公路上也无法看到这儿。本来,平时这条公路行驶的车辆就很少.而即使有车辆经过,也很难有人发现在这条深深的峡谷里发生了重大的车祸,更不

会有人知道还有个即将分娩的孕妇在车里。

希尔弗陷入深深的绝望中,她想,看来自己必须自将这个孩子生出来了!希尔弗的父亲曾经是个产科医生,主要为当地的土著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希尔弗大学毕业后,曾当过父亲的助手,亲眼目睹过父

亲为一些土著妇女接生和动手术的情况,多少也知道一些分娩知识。根据车祸前自己的身体状态判断,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她回忆起父亲给人接生时的一些具体细节,开始有意识地用力,可她发现,由于下身麻木,她根本使不上劲。

一直到晚上,孩子仍然未降生,也没有营救人员出现。而此时,车祸前的那种阵痛又慢慢地回来了。那种时断时续的痛苦几乎将希尔弗折磨得精疲力尽。整整一晚上过去了,希尔弗都在这种痛苦中煎

熬,好在澳洲的11月正是夏天,夜晚还不是很冷。偶尔,她听到远处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但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和他们联系上,也许,搜救工作已经展开,可他们又怎么才能找到自己呢?

当新的一天的太阳照亮东方地平线时,希尔弗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尽管她的一条腿被卡住了无法动弹,但她仍然努力调整身体的姿势,尽最大的可能用力。然而,一直到下午,孩子仍然没有生出来。此时希尔弗因身体出汗而接近虚脱,她感到靠自身的力量已不可

能让孩子自然生产了。她想到了父亲当年曾传授给自己的经验:如果一个产妇的胎位不正,或者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或者在自然分娩时耗时太长,产妇已无力将孩子生出时,都应该立即施行剖宫产,而自己此刻就属于最后一种情况。

进行剖宫产!希尔弗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不知道搜救人员何时才能找到她,可如果错过了时机,她和孩子的生命都会有危险。与此同时,由于下身严重受压,她还担心胎儿的供氧可能已严重不足。然而,在这茅草丛生的峡谷地带,又有谁来给她做剖宫产呢?时间在

一分一秒地过去,希尔弗感了体内的生命的蠕动,这个小生命正急不可待地要出来啊!哪怕自己丧失生命,也决不能让腹中的小宝宝有半点闪失,终于,一种强烈的母爱使希尔弗下定决心:给自己做剖宫产!

可在这没有任何医疗条件的野外,怎么能够做剖宫产呢?希尔弗曾亲眼见父亲做过3次剖宫产,尽管她当是只是递递手术刀和纱布什么的,但她还记得那曾令刀目瞪口呆的一幕幕。其实,在正常情况下,副宫产手术只需半个小时就可完成:5分钟就能取出胎儿,剩下的20

多分钟主要是缝合伤口,希尔弗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这个手术。

可是,工具呢?她到哪儿去找做手术的工具呢?希尔弗在驾驶室里自己的手能伸到的地方四处翻起来。她知道,在澳大利亚每辆汽车上,都应该有一个供紧急时使用的医疗急救箱。终于,她在座位上找到了那个箱子。她用颤抖的手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有消毒用的碘酒、绷带、纱布、缝合伤口的针线,但是,却没有一个最关键的东西--手术刀,也没有麻醉剂。希尔弗几乎痛哭起来,难道命运真的要将自己逼上绝路吗?

此刻,太阳已经西斜,她知道如果所有这一切不能在天黑前完成,她和腹中的胎儿是不可能熬到明天的。

上帝啊,帮帮我!希尔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为了腹中的孩子,她不能放弃希望!于是,她又在身边的驾驶室里找起来。她想,哪怕是找到任何锋利或者尖锐的东西都行。老天总算有眼,终于

在汽车仪表板的一个放零碎物品的隔间里,找到了一把切比萨饼的圆形状的刀子,尽管它的刀口谈不上很锋利,但这已经是能找到的最好用的东西了。

好了,就用这东西吧!她自语道。然后,她闭上眼睛,竭力回忆当年目睹父亲做剖宫产的一些细节。她知道,关键是要找准位置,其次是避免割到动脉,如果造成大出血,在目前的情况下,是没办法

止住血的。她知道一定会很痛,但令她略感欣慰的是,她的下身仍处于半麻木状态,这为她施行手术创造了一些有利条件。希尔弗将纱布准备好,用碘酒将刀子和腹部消毒,然后咬紧牙关,对自己命令

道:开始吧。刀子并不是很快,要划破肚皮必须用点劲才行。她一边行动,一边冷静地判断着腹部的各种器官的位置,最后,她小翼翼地划破了子宫。

令希尔意想不到的是,先前麻木的下身此刻突然恢复了知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向她袭来。她的双手浸满了鲜血,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挺住!

此刻,山谷异常安静,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儿的啁啾,没有谁知道在这个人迹罕至的野地里正进行着惊心动魄的一幕。终于,这个勇敢的妈妈摸到了那个蠕动着的温热的小生命。她赶紧将婴儿连同胎盘一起拉出体外,随后便传来哇的一声。这一声让人心颤的哭叫,顿时让这位鲜血淋漓的母亲激动得热泪盈眶,所有的痛苦似乎在瞬间烟消云散了。

紧接着,希尔弗迅速用针线将子宫和腹部缝合好,将纱布紧缚在腹部,随后又将婴儿的脐带割断,用碘酒消毒后包扎好。此时,她早已筋疲力尽了,她将孩子紧紧抱在胸前,并用自己的衣服包裹好,随后她因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话分两头。前一天晚上,未能赶回家的杰佛给家里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想也许妻子因要临产已住进了医院。他赶紧给他们常去看病的那家医院打去电话,医院方面说他的妻子并未前来就诊。一种不祥感开始涌上杰佛的的心头。

杰佛当即连夜赶回家,推开门一看,妻子不在家,但家里依然收拾得井井有条。突然,他看到了厨房桌子上尚未食用的比萨饼,杰佛又给比萨店打去电话,而那位经理也正在着急,因为送货的小伙子汉特一直未回来。杰佛猜测,也许妻子因提前分娩而坐上了汉特的车,难道说出了车祸?

杰佛当即报警,警方连夜展开搜寻,但一晚上过去了,警方未找到任何线索。第二天,搜寻工作继续进行,这一次,警方动用了几条嗅觉灵敏的警犬。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一条警犬终于找到了汽车冲入山谷的地点。

当搜救人员找到希尔弗时,她已经昏迷快两个小时了。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在这位浑身是血的母亲的怀抱里,有一个小生命还在蠕动。

人们立即将母婴俩送往医院。在医院里,急救人员给希尔弗输液,重新给伤口消毒缝合,希尔弗终于睁开了眼睛。当守在身边的杰佛告诉她孩子一切平安时,这位勇敢的母亲又一次热泪盈眶。

令人惊讶的是,希尔弗除了有一根脊椎受到创伤和身体虚弱外,其他方面都良好,那条压伤的腿居然也保住了。希尔弗一夜间成了澳大利亚最著名的母亲。当记者问她是什么力量让她在危急关头断然采

取如此勇敢的行动时,希尔弗搂着怀中的小卡门说:是母爱给了我力量。当时我想,即使我失去生命,也要让我的孩子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上。